叶方翳蝉

【太芥】FAKE WINGS(4)
听蝉老板讲故事 玻璃满地第一波/回忆杀/处以死刑
推荐BGM:《fake wings》——梶浦由記

一个讲述一对恋人命运暗中交换的故事。



身体里的碳,可以制成九千支铅笔 。
赠给诗人,但每根铅笔必须配一块橡皮 。
身体里的磷,要制成两千根火柴,
全部给盲者,让他点燃血中的火焰 。
身体里的脂肪,还能做八块肥皂,
送给妓女,请她洗净骨头去做母亲 。
身体里的铁只够打一枚钢钉,
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就钉在爱人心上。

                         ——李庄《身体清单》

芥川,我愿将我献予你。
能否让我永远住在你的心里呢?
                        
                         ——太宰治



"咳咳…"
见他失神的模样,国木田独步故作咳嗽了两声来提醒芥川龙之介。

"太,病患…随时可能发生心跳骤停……按他现在的情况已可以初步判断为脑死亡了。"


"脑死亡……?"

芥川龙之介的声线平静没有起伏,没有一丝动容,也不带一丝颤抖。
似乎里面命悬一线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不是他的爱人。

这倒是出乎了国木田独步的意料,挑起了眉……眼前这个人心理承受能力也未必太强了。

不过接下来国木田独步要说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残忍。

"刚才我接到了他律师的电话。 "
"律师在电话里说委托人有意识时……有将肾脏捐赠给你的意愿。"

"而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器官捐献。"
"他已经醒不来了。"

说着说着国木田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芥川只是沉默着。

随后眼前的这位国木田医生就和另外一个名叫佐藤的医生换班,没有任何理由的。

国木田独步忍受不下去了,他选择暂时抽身于这场悲剧。

他知道面对太宰治时他下意识带入的,不是医生的身份,也不是友人的身份。

一直以来他想要的是什么,恐怕永远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再往后,佐藤医生带着芥川去探望太宰治。

芥川龙之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太宰治。
芥川龙之介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身上没有多余的动作,面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大多数人看到这一幕会认为他情感淡漠,然而却不知这是芥川龙之介对于现实最强烈的反抗。

没有声音,
来作为凄厉的嘶吼。

「我来看你了」

…………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床上的他就像睡熟了一样,神情安静而祥和。

如果仔细看的话,跟他近在咫尺的芥川龙之介放在身旁的双手在抖,以肉眼可见的频率在颤抖着。

「感觉说不出来」「说不出来」「不想说什么」

「太痛苦了」



无论是正式交往前,还是正式交往后,两人之间都保持适当的距离。
但无论距离远近,关系亲疏,有意或无意,有形或无形。

每次,最先和他搭话的那个人一定是他。
每次,最先向他伸出手的那个人一定是他。
每次,最懂得他的心的那个人也一定是他。

就像独自徘徊于海域之中的鲸鱼中的异类,芥川龙之介意外地遇到了他的同类。

多么幸运。

可现在,那条独属于芥川龙之介的52赫兹鲸鱼将要在海洋中死去了。


据说当一条鲸鱼在海洋中死去的时候,它庞大的尸体会慢慢地沉入几千米深的海底。
然后在营养成分稀少的深海里,用自己的死亡,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可以维持上百种无脊椎动物生存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态系统,成为孤独海洋里最温暖的绿洲。

这也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生物学家赋予了这个悲壮的过程一个名字——“鲸落”(Whale Fall)

一念山河成,一念百草生。

芥川龙之介现在正目睹着太宰治的"鲸落"。
芥川龙之介将要接受的是太宰治留给他最后的温柔。



「你好像成为了圣徒一般的存在,太宰」
「然而神圣和悲壮都是表象,圣徒的实质也许正是魔鬼」

「有时候你所认为的善意,在我看来…是你单方面给予我最恶毒的诅咒」


「我是不是太不知足了」「所以上帝会给我这样的惩罚」「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去想」



良久之后。

"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有什么滴落在太宰治的眼角,仿佛是他也在流泪一样。
一时之间,两个人的世界都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太大,将他们冲散了。



…………



「我知道自己之所以看不见黑暗,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黑暗」
「而是因为已经有人竭尽全力地将黑暗挡在了我看不见的地方」
「那个人是你」

「我一直都知道的」

芥川想起了他每个星期的两次血液透析。
自从正式交往后都是太宰治风雨无阻地陪伴着他前往医院。

太宰总笑眯眯地坐在病床前,安慰鼓励着他。

不知怎的,每当这个时候,芥川龙之介的心情就会莫名好起来。
往后甚至开始期盼起每周这个时刻的到来,变得不再逃避厌恶治疗。

就连医生都惊奇地向太宰治请教,他到底是用了什么魔药,才让这么固执的病人变得如此积极。
恰恰那个医生是个学究派,最近正在写一篇有关病患心理的论文。
他一直对怎样解决像芥川这类病人的心理问题感到十分烦恼,没有丝毫头绪。

便是经常追问着太宰治,太宰治只是笑而不语。



「哪怕我亲手将双眼蒙蔽,你也会想尽办法拉开我的手」「让我好好的看着你」

那个时候,芥川龙之介对太宰治的占有欲发挥作用了。

他很不高兴。
因为那个医生和太宰治走得太近,也因为那个医生占用了太宰治过多的时间。

幸好的是,太宰治早就将芥川的心理活动摸得一清二楚了。
当下就婉拒了那名医生,继续守候在芥川的身边。

太宰治想,有时候芥川真像一个小孩子,还没有眉毛。
双眼也就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然后,我会极为难看地笑给你看」
「那是你要求的」

"芥川,我不会再走开了。"
一时之间,芥川龙之介近似面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嗯……还是挺好看的嘛。"
芥川龙之介知道他是睁眼说瞎话。

"芥川,有空多笑笑。"

"我喜欢看你的笑脸。"

有这一句就够了,芥川想道。
然后,在太宰治走出病房去给他削苹果的时候,他微弱地回了一声。

"嗯。"



太宰治醒来的希望已经微乎其微。
换肾又是芥川龙之介活下去唯一的希望。

该怎么选择已不用再想。

生死的转换,一念之间。
冥冥之中,他们的命运早已连在了一起。

芥川龙之介不敢不受,不敢不接受这份沾了血的沉甸甸的心意。

其实在来到病房之前,他还和那个名叫佐藤的医生进行了谈话。
谈话内容大概是让他签署一份器官捐献协议。而接手这份这份协议就意味太宰治捐献了器官的同时要放弃治疗。

亲手为自己的爱人下达死刑命令——
这对芥川来说才是最为残忍的事。

等到回过头来,苹果都已经氧化了。
夕阳西下。

两天之后,芥川龙之介做出了决定。

他完全遵照太宰治的意愿捐献器官,除了给自己的那一个肾脏,还有肝脏和另一个肾脏。
三个器官挽救三个人的生命。

那是芥川龙之介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
把他挚爱的人的身体拱手交给他不认识的人……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他只想达成太宰治最后的心愿。









TBC








作者有话说:
下一篇完结 快吧
我也急啊 开学
捐赠器官这一段乱来emmm…
Fin总结篇会有说明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