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太敦】维罗妮卡的微笑(4)

推荐BGM:僕は、鸟になる——黒石ひとみ
小甜饼在后)→老不正经轻松吃饭篇 @瘟神XDL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
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
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
谁都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张爱玲


的确是呢…不过为什么我一不小心就看到你了呢,敦君。

                                                                              ——太宰治




今晚的晚餐按理对中岛敦来说应该是很好吃的。

比如眼前这茶碗蒸,淡黄炖鸡蛋的表面看起来软弹滑嫩,上面还零星点缀着鲑鱼子、立帆贝和些许芦笋段。
当然还有必定少不了的一朵改了刀的香菇伞盖……



作为医院的病人餐,虽然难免因为病人身体着想而口味清淡,但也是营养丰富、色彩缤纷的。

「一定很好吃吧」

如此想着,中岛敦有点颤颤巍巍地拿起放在托盘旁边自带的铁勺。
然后,挖上一勺。
送入口中。
然后,懒得咀嚼。
就这样让它滑入食道深处,让它安安稳稳地到有些瘪的胃袋里着落。



啊,多么美好啊。
人生仿佛一下子就充实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明明养母说了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态去好好吃每一顿饭,人生就会变得幸福起来的。



可事实是当炖鸡蛋刚接触他舌尖的味蕾之时,中岛敦就觉得难以言说的铁锈味涌然而上,就连胃部都像是感受到了翻腾抽搐不止。

昔日的美味竟变成如此难以下咽之物。

中岛敦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选择相信。
顽强的他选择再度拿起了调羹,舀起一勺蛋……然后把之前的一幕再度演绎一遍。



他忍不住又用筷子夹起一块味噌青花鱼猛地往嘴里一塞,鼓起腮帮子使劲拼命地咀嚼。

却哪知在咀嚼途中,他的口腔黏膜上猛然产生了一种灼烧感。
这种灼烧感极具欺骗性,仿佛中岛敦下咽的并非是食物,而是烧红的铁块。

莫名的感知让他的免疫系统超负荷运转,让中岛敦正在经历真正的燃烧。
由于太过痛苦,中岛敦当下顾不得太多,往地上就是一吐。

而半分多钟后才抬起头来的中岛敦,早已是满眼泪花,气喘吁吁犹如劫后余生。



「为什么」

「为什么…我只是睡了一觉」「怎么,这个世界,就」



「话说,这是不是一场梦啊」
「这是不是4月1号的愚人节玩笑」

仍抱有侥幸心态的中岛敦于是又举起了勺子,他决定最后往口里塞入一勺食物——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在吃之前,他犹豫了一下。



他低头定睛一看,那是一勺白米饭。
颗颗晶莹剔透,饱满圆润……若是浇上茶水,撒上海苔碎,不求加上鲑鱼肉,只是再加上那么颗梅子的话,那便成为了他最爱吃的茶泡饭。

他吃了一口。
勺子掉到了地上。



"我明明,"
"明明也有想好好…吃东西的啊!"
中岛敦在沉默许久之后,猛地爆发了。
一听下来,这个少年竟是哭喊着说完了这句话。

他哭了。


 「真恶心呐」



中岛敦坐在病床上用双手抱住自己胃部所在的地方,在强烈的疼痛中尽量将上身压在自身的两腿之上。
仿佛只有紧紧地压住自己的胃部,才会抵住潮汐般不断却又尖锐的痛感。

「这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



…………



满地的食物残渣中,一个少年正抱膝痛哭。

太宰治进来之时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看他面上痛苦的表情应是不想吃东西的,可是他的托盘已经空了。
旁边的垃圾桶还有呕吐过的痕迹,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难道…」
「已经逼迫自己全吃下去了吗」

太宰治突然才意识到,眼前的少年意志力并不薄弱。
眼前一目了然。
他在有点为这个小病人同情之时,心底也轻笑了一声。

「你啊……」



另一边,中岛敦被这位医生的突如其来吓到了,他顿时觉得自己感到极度羞愧而内疚。

他是多么狼狈。

一副涕泗横流的模样。
连最基本的干净也称不上。



反正破罐子破摔了。

想来中岛敦便低头埋着哭得更起劲了。



忽然,中岛敦感到有人在摸他的头。
他抬起头来看了看,映入眼帘的是那位医生的脸。

一张笑脸。
一张清晰的人的笑脸。
一张有着莫名熟悉感的笑脸。



「感觉笑的有点欠揍」

中岛敦脑海里突然闪现这么一段话,随即又把这个大不敬的想法从脑海里驱赶出去。



「怎么可以这样想」

中岛敦心中的小人使劲地甩了甩头,而旁边一个带着天使光环的小老虎也用劲地戳了戳他的心脏。



总之,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中岛敦觉得全身就这么放松下来了。
好像这位先生的笑容存在着治愈的魔法一样。

你看到了他胸前的牌子上的他的名字。

太宰治。
太,宰,治。
Dazai Osamu。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跟我来,敦君。"
恍惚间,中岛敦只听到他这样说道。

之后便被太宰治一把抓住了手腕拉着,没穿鞋赤着脚丫地半踉跄出了病房。



多么莫名其妙,又多么顺理成章。



认真算来,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见面罢了。

可在中岛敦看来,前面那个带着他小跑的身影对他使用"敦君"这样略过显亲昵的称呼,是不存在有任何违和感的。

中岛敦就这样默默地接受了。



同样,他在匆忙之中便也没发现——
太宰治带他走时巧妙地绕开了所有食物残渣,哪怕自己的皮鞋沾上了。

一份关怀多么细微的心思呐。



"我带你去吃好东西。"
他边跑着边回头笑着说。

在逆光的奔跑之中,中岛敦的全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人的身影。


而太宰治口里所说的好地方,这是他的办公室了。
很奇特的是,这个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来~"
"请你吃——"

还没等中岛敦反应过来,端到他面前的就是一碗茶渍饭。
是的,一碗茶渍饭。



"这,"
虽然这是中岛敦最爱吃的食物,可在此刻看来却有些讽刺。

中岛敦回头看了看他,只见太宰治眼里笑意盈盈示意他快快吃下,也不见催促他。

他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默默等待着。



中岛敦满是疑惑,也就对之前的食感心有余悸。但到了最后,不知是出于太宰治那犹如实质的目光的"压迫",还是自己出于对太宰先生的礼貌和尊敬而变得更加愧疚的心——



"嘛嘛,人总是要吃饱肚子才有劲做事。"
"你说是吧,敦君?"



听到这个声音,中岛敦还是选择回过头来,看了看那碗茶渍饭。

喉结滚动些许,
尽管有些犹豫,
中岛敦还是举起了筷子。



半空中,一滴眼泪坠下。



"真好吃啊。"

中岛敦发誓,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他不断把饭扒入自己口中,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口地吃着。

「真好吃,真好吃」



此时还要顾及什么形象呢,当然是赶快开吃了。



可他却不知,在太宰治眼里他狼狈的模样格外可爱。



…………



眼泪一滴一滴,落入了饭碗。

咸涩的泪水拌在饭里吃起来却是甜的。



…………

直到最后,碗里一粒米,一滴茶全都不剩。

这一餐对中岛敦来说吃得意犹未尽,也吃得太急。
以至于他吃完后就靠在了太宰治办公室的转椅上,仰面连打了几个嗝。
然后还用那只针眼未消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

中岛敦发誓,那是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而以后还将有许多最幸福的时刻由这个男人给予于他。
或许吧。







特典 吃货福利

 
 
1. 
中岛敦入院的第n天。 
 
"呐,敦君,以后都请你和我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埋单哟!"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太宰先生。" 
 
"没事的,没事的。" 
说完太宰治的爪子便搭上了中岛敦的肩。 
 
"看着你吃得喷香的,我的胃口都会好起来哦~" 
"这?" 
 
 
 
中岛敦刚睡得炸毛,让太宰治忍不住想上去摸他一把。 
结果,被中岛敦熟练地躲过了。 
太宰治撇着嘴悻悻而归。 
 
 
 
"如果你不陪我吃饭的话,我可能会得胃病的…你忍心吗敦君……" 
 
"唉?" 
 
"我胃痛可能会痛死去啊啊……" 
说完,太宰治还装模作样地要把手抚上胃,却不知自己抚上是自己肾的位置。 
(真不走心啊..走肾puchi) 
 
 
"你忍心把我饿死吗,敦君。" 
说完,他还吸溜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鼻涕,企图装可怜。 
 
 
 
"这样痛苦的死法我才不要啊啊……" 
 
"不,不…我陪你吃饭!" 
 
"真的吗敦君?" 
"当然!" 
 
 
"那我还要摸一把你的毛。" 
"摸吧摸吧。" 
 
 
 
「真好骗啊敦君kufufufu」 
 
太宰治在旁笑得阴险。 
 计划通´・ᴗ・` 
 
 
 
 
2. 
冰淇淋要用铁勺挖着吃, 
因为舌头可以厮磨那冰冷的甜。 
 
拉面要用木筷, 
因为吃完可以吸吮汤汁的鲜咸。 
 
白粥要乘到瓷碗里, 
因为嘴唇可以亲吻那温热的边缘。 
 
吃饭的时候要坐在我对面, 
因为你低垂的眉眼最下饭。 
 
 
 
敦君,你在我眼中最秀色可餐( •̀∀•́ ) 
 
 
                                    ——太宰治 
 
 
 
 
 
 
 作者有话说: 
最近吃不进东西报社 
不是很正经的来了一篇 
新来的小伙伴别误会233

 味噌青花鱼w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