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喻文州x你】001.冬青之吻(3)

术士喻 黑化&病娇  双视角叙述 附带西方文化科普
喻文101企划作品汇总请走这里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接近自己的目标,
一切笔直都是谎言,一切真理都是曲弯。

你于我也在那条弯曲的路上,
而我孜孜不倦着。


1.正文

Part 1.你的场合

"喻!"

你又见到了这位可爱的先生。
你的心顿时像那湖水之上的鸢尾花叶那样随涟漪摇曳不止了。

今日,你给他额外做了玛德琳⑴——

一些造型可爱的贝壳形小蛋糕。
色泽的金黄说明它们烘培的火候正好,也暗含主人的用心。

你知道这种蛋糕的甜度较高,可能不喜甜的人有点难以接受。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你偷偷从老板的茶柜里拿了点锡兰⑵红茶给术士先生泡了些茶。

虽说你从未做过这种事难免有些做贼心虚,但你还是觉得非常值得。

[我们以后应该经常会见面吧]
你颇有些愉悦地想道。

[尤其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

因为就在前几日,这位神秘而小有本领的术士先生就已经决定在圣克莱尔定居下来了。

你很高兴。

在那之后,他便会于每天的饭点准时来到这家店并指名让你点单上菜。
然后他会笑着问你每日例汤是什么,偶尔还会提醒你天气变化要及时添减衣物之类的。

日复一日,你惬意地享受着他的温柔。
日复一日,他也从这份善意回报中受到反哺。

就像最专注的烘焙师——

可以花费好几个星期的时间,只为从可可树的花中挑选最饱满无痕的可可豆制可可粉那样;可以使用好几年的时间,只为等待一个新配方熟成来完成华丽蜕变那样。

两人在不知道彼此对方心意的情况下,
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方式拥抱了彼此。

这种微妙的情愫留于心中,
起初就连你自己都未能感知发现。

慢慢地,随着时间流逝你和他的心无形中渐渐贴合在一起。
彷若尚未绽放的油桐⑶蓓蕾里的那每一枚花瓣而日益亲密无间了。

那时你还未可得知这些。

若心中已怀有爱情,那么即便它尚处萌芽阶段也没有什么违心的力量足够去干预它既定的轨迹……将扼杀它于摇篮之中!

毕竟爱情往往是来得半点道理也没的,可偏偏它还会殃及所有。


尽管两人都表面不曾显露——

那人在你眼中看上去仿佛一如既往思绪莫测的模样……没准是因猜不准你的心思而正犯难犹豫的神态呢?

情丝缕缕即便隐藏得再好,
也会不自觉地流露而出吧。

就像是清晨寒冷的空气终究会带走因你呵出的温暖气息而浅覆在澄澈镜面上的薄雾,而后镜面将会忠实地映出你最真实的模样。

如果你们能够继续走下去,
这样的一天想必终会到来。

不过在此之前,
你碰到了一个难题。

…………

一纸你早已遗忘的婚约,
一位你素未谋面的男性。

在你成人生日那天找上门来了。




Part.2索克萨尔的场合

都说命运只负责发牌,玩牌的是自己。
可有时候命运是会跟人开玩笑的。

索克萨尔受到了爱情的诅咒,一切自己曾让他人承受的痛苦又轮回到他自己的身上了。

他纵容悲怆,
他喑哑无言。

他笑颜灿烂,
他生猛莽撞。

他变得不再像他自己。
他从未感受到如此的喜怒哀乐。

那些见到她时流露出的淡定平和,那些在他极深城府掩盖下情感的实质——

是他无从下手而感到的茫然和无措;
是他觉得她可望而不可即却不知怎样亲近的自懊;
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的内疚与自卑感。

这些情感来得很突然,也来得很奇怪。

明明他是个可以称得上各方面接近无可挑剔的术士,强大的他不应同这些低微渺小的词汇相粘连。

……可他总觉得自己少了什么。

 觉得她琢磨不透,觉得她遥不可及。

当局者迷的贤者哟,此刻世界树下的密米尔之泉⑴也无法点醒你。
就连神明也无法引领你这迷途的羔羊!

此外,他突然发现他竟对不属于自己的事物产生了极强的占有欲。

哪怕别人轻微地碰了一下,都会觉得侵犯了他的领域。

就像此刻,索克萨尔额头上的神秘纹路隐隐发红,似有暗光窜动流走其中。
这是他动怒前的征兆。

他想摘下面具,想让她看一看在温柔包容的表面下所隐藏的他是野性的。

——是会强迫她的,
——是会主导她的,
——是会侵占她的。



索克萨尔看到她笑语晏晏,她同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交谈,她手上的是一纸婚约。

[婚约?]
[……她要结婚了?]

索克萨尔通过使用小鹰眼术⑵,看到了纸上的内容。

他的内心已混乱到来不及使用心灵探测,更不用说去仔细琢磨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他像是失去理智般地快步上前,自然地紧攥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把她拽走了。

那个金发青年男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为了她的安全还是紧随其后。

一路上,索克萨尔就像一匹脱缰的黑马。
在趟过无尽的阿刻戎河后准备将马车驶向无灯的荒原。

而在这片真理田园⑶的迷雾背后,
究竟是宛如爱丽舍⑷那般的胜境,
还是如塔耳塔洛斯⑸那样的痛苦之所呢?
 

…………

这突如其来且过于亲昵的举动让女孩完全没反应过来,毕竟她好像从来没有想到索克萨尔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当她准备回头看向一直在追逐你们俩的青年时,索克萨尔心下一气便更加用力地一把抓住她。

这力道让她好像有些眼泛泪花,于是手的力度减小了。
尽管到这个边缘时刻了,他的温柔还是深入骨髓。

而被索克萨尔扯着的女孩,跑了好久才勉强稳住自己那趔趄的身形。
并且慢慢开始适着跟上对方的节奏。

正当她感到一头雾水之时,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来到了离旅店不远的十字路口处。

索克萨尔停下来了。



他眼底所隐藏的思绪与情感晦暗不清,
他半垂的眼帘怠懒地却恰好将其遮掩。

那远比初凝之琥珀要更深邃内敛的双眼啊,
旁人无法看透你心中的所思所想。

似是那广阔的灰色平原,更像是那亘古存在而用来承载地狱受苦之人眼泪的科库特斯河⑹。

——尽管从它那漆黑而不显波澜的河面上传来的是远方飘渺的哭声,实则水深之处暗地酝酿的是恐怖的哀嚎与咆哮。

那亘古不见光亮的暗沉波纹沉浮之间突然微微闪烁的光芒啊,却是对她的温情。


而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表面上的纹丝不动和无波无澜。
如旧的微笑很好地掩饰了他的情感波动,就好像刚刚做出激动行为的并不是他。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
因为他的双眼一直都在盯着她。
他很在乎她的反应。

只是静静看她因低头而露出的一大截的雪白脖颈,
仿佛就能借此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发自内心的乖顺。

只有细细摩挲她那温热的肌肤而两手紧紧相握,
才能因此感到暂时的满足和去拥抱更多的渴望。

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使他的心微微放下。



至于那个意欲追逐的青年——
早就因一截从未知空间裂缝中窜出的箭,从他的背后没入心脏正中的位置而魂归冥河了。

在那之后短短几秒,滔天的邪恶气息以青年身躯溶解化作的血泊为中心向四周席卷开来,毫不掩饰地彰显着自身的存在。

这邪恶的存在于沐浴在暖阳中的圣克莱尔显得尤为突兀。
像是乱洒的墨汁在洁白的餐布上晕染开来。

它和它所制造的惨案沾污了此处的安宁与美好……

不久之后,它就凭空消失了,
只留下了,一地哀嚎与狼藉。

街道地面上的石砖像被具有强烈腐蚀性液体浸泡过一样,表面变得坑坑洼洼,内部甚至腾起了幽蓝的火焰。

街边的花草被夺去生机而变得灰败枯朽。

路过的少年的右手,也因触碰气息而丧失痛感地化为了森森白骨。

那张引发血案的源头,
那一纸婚约也随风而逝。

躲到远处树冠上的灰雀在哀啼,
像是在为他们奏响一曲丧歌。



直到五年后,勘测现场的巫师们才根据现场的法术痕迹和残留物质得知那支射杀了青年的箭由青年肺部附近的一根肋骨所制成的。

折其肋骨,刺其心脏。
无声无息地在电光火石之间夺取性命。

这等狠戾的手段令人毛骨悚然,还有这术法……看来罪魁祸首显然不在人类的法律所的拘束的范围之内了。

而有关这个事件最好笑的是,这已过去五年的消息被有心者利用去用做散布谣言,以宗/教的幌子煽动当地居民的恐慌情绪。

一时间,各种版本的恐怖传说在人类的城邦里不胫而走。
以至于后来掀起了一场伊索格达大陆的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政/变……

而这一切都是索克萨尔的手笔。



…………

"听说你要跟他结婚?"
眼前人偏低的声线让她在无形中感到如履薄冰,顿时别感动有些心惊。

像是感到其中蕴含的危险似的,
那个女孩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

而是先抿了抿嘴唇,下意识想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走。她最终没能成功,反而被索克萨尔第一时间发现企图。

结果,索克萨尔因此做出了极为孩子气的举动——
他顺带着不动声色地掐了她的手一下。

听到她微微吃痛的声音,
索克萨尔有些满足地微微嗤笑。

[请不要试着逃离我]



"跟我走吧。"
 

在这件事情之后,索克萨尔觉得不能再等了。

于是他当下就给这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施了个睡眠术。
然后带着沉睡的她返回自己远在菲尤拉讷⑺的巫师塔。



"对了,还有……"

"我的宝贝,祝你生日快乐。"
他于她的耳旁轻语道。

就这样,
最贪婪的巨龙与它最珍贵的宝物,
就这样一起,
消失在了圣克莱尔的夕阳之中。


(剧情回归第一章叙述/进入正文?病娇黑化?)



2.释义

(上)

⑴玛德琳(Madeleines)

据说,是在法国的可梅尔西城(commercy)里诞生的一种家庭风味十足的小点心。

1730年时美食家波兰王雷古成斯基流亡在梅尔西城,一天他带的私人主厨出餐到甜点时溜掉不见了。
这时有个女仆役临时烤了她的拿手小点心送出去应急,没想到竟然很得雷古成斯基的欢心,于是就将女仆役的名字madeleines用在小点心的名字上,而玛德琳娜(madeleines)也就是贝壳蛋糕的本名。

其色泽金黄,贝壳状,可加入蔓越莓、蓝莓、黑莓、红加仑鲜果、山杏、柠檬皮等配料调味。是法国甜点中的代表之一。

并且它更是大文豪普鲁斯灵感的触发点。

在《追忆似水年华》里他写到——
“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颚,顿时使我浑身一震,我注意到我身上发生了非同小可的变化,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我感到超凡脱俗。”

而它虽然身为裸蛋糕,但是其甜度偏高,所以一定要像大文豪一样搭配红茶才能带出其魅力。

⑵锡兰(Ceylon)

现名为斯里兰卡。
是一个南亚次大陆南端印度洋上的岛,西北隔保克海峡与印度半岛相望。
接近赤道,终年如夏,年平均气温28℃。各地年平均降水量1283-3321毫米不等。
风景秀丽,素有“印度洋上的珍珠”之称。
因出产著名的红茶而享誉世界。

锡兰红茶(Ceylon black tea)
是一种统称,而它又被称为“西冷红茶”“惜兰红茶”。

锡兰高地红茶与安徽祁门红茶,大吉岭红茶并称世界的三大红茶。
被称为“献给世界的礼物”。

其主要品种有乌沃茶或乌巴茶、汀布拉茶和努沃勒埃利耶茶几种。锡兰高地茶通常制为碎形茶,呈赤褐色。

其中的乌沃茶汤色橙红明亮,上品的汤面环有金黄色的光圈,犹如加冕一般/汀布拉茶的汤色鲜红,滋味爽口柔和,带花香,涩味较少/努沃勒埃利耶茶无论色、香、味都较前二者淡,汤色橙黄,香味清芬,口感稍近绿茶。

据说是锡兰红茶之父——苏格兰人James Taylor(詹姆斯泰勒)在锡兰种咖啡。
温柔在一次意外灾难后为了弥补损失,补种了茶树,种出的红茶却得到百般好评。
后来经过詹姆斯泰勒的继续改良品种,才有了今天闻名的锡兰红茶。

在本文中伊索格达大陆上的锡兰岛的地理气候及特产皆参考以上资料。

⑶油桐(Vernicia fordii (Hemsl.) Airy Shaw)

于春夏之际开白色之花,故而又称为"五月雪。"雌雄同枺,圆锥花序顶生,花萼筒形,花冠白色五瓣。

花语为情窦初开,对感情困惑而心神不宁。



(下)

⑴世界树

其音译名为“尤克特拉希尔”(古诺斯语:Askr Yggdrasils, 英语:Yggdrasil)

所谓“尤克”表示令人害怕之意,也是主神奥丁的另一个名字。而“特拉希尔”是指马,因此组合起来就是“奥丁的马”。

其由来是因为奥丁曾经把自己吊在树上,并用长枪—昆古尼尔刺伤自己,因而发现了如尼文字。
奥丁将此举说是“骑马”,世界之树因此有了尤克特拉希尔之名。

此树的树种是白蜡树,并在其枝干上也生了以下九个国度。

①米德加尔特
中庭((古诺斯语Miðgarðr/英语Midgard或Mannheim)
人类居住的世界。

②阿斯加德
(古诺斯语Ásgarðr/英语Asgard或Godheim,+古诺斯语Valhǫll,/英语Valhalla)
阿萨神族的国度,位在天上太阳与月亮中间,与人类世界可经由彩虹桥(Bifrost)相通。

③赫尔海姆
(古诺斯语 Helheimr/英语Helheim)
死之国。

④尼福尔海姆
(古诺斯语Niflheimr/英语Niflheim)
雾之国,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国度。
病死及老死者的归宿。

⑤穆斯贝尔海姆
(古诺斯语Múspellheimr/英语Muspellheim)
火之国。

⑥约顿海姆
(古诺斯语 Jǫtunheimr/英语Jotunheim)
巨人之国。

⑦亚尔夫海姆
(古诺斯语:Álfheimr/英语Alfheim)
白精灵(光之精灵)的国度。

⑧瓦特海姆
(古诺斯语Svartálfheimr/英语Svartalfheim)
黑暗精灵(svartálfar)的国度。

⑨华纳海姆
(古诺斯语Vanaheimr/英语Vanaheim)
华纳神族(Vanir)的居所。

其下有三根粗大的根:

第一根树根深入阿斯嘉特(Asgard),根下有兀儿德之泉(Well of Urd),每日诸神会聚在泉水旁边开会讨论。
此外还住着的诺伦三女神,亦即掌管命运的女神。

第二根树根深入约顿海姆(Jothuheim) ─ 巨人的居所。
其根下有 密米尔之泉(Mimir),是智慧与知识之泉

第三根树根深入尼福尔海姆(Niflheim) ─ 雾之国。
其树根下有尼福尔海姆(Nifheim)和一条不断啃食树根的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

而它日夜不停地咬著树根,直到有一天当它终能咬断这株树——
诸神的黄昏(Ragnarok)也就会随之来临了。

 

⑵小鹰眼术

伊索格达大陆的魔法力量体系中各族通用魔法中的二级基础法术。
可以很详细观察周围事物,比鹰眼术的观察范围略小。

⑶真理田园 

一片灰色的平原。
是通往爱丽舍和塔尔塔洛斯的必经之路。

亡灵们一般在真理田园前的审判台前接受——
冥界三大判官艾亚哥斯,米诺斯和拉达曼提斯的审判。

⑷爱丽舍(Elysee Paradise)

是冥界中唯一鲜花盛开的地方。
据说只有心灵升华过的人和神才到达那里,在希腊神话中是类似天堂一般的存在。


⑸塔耳塔洛斯(Τάρταρος/Tartarus)

是“地狱”的代名词,由火神赫淮斯托斯建造。为了使塔尔塔罗斯牢不可破,火神赫淮斯托斯由外向内建造了它,建成后为了自己能够出去,他又修了一条路从塔尔塔罗斯最里面通向外面。

塔尔塔罗斯周围还包裹着三重暗幕(黑幕)和三道铜墙,其铜门由波塞冬所造,在提坦之战中战败的提坦被囚禁于此,宙斯的父亲克洛诺斯也被囚禁于此,由百臂巨人把守。 另外,乌拉诺斯和克洛诺斯也曾将百臂巨人和独眼巨人关入塔尔塔洛斯,因为担心他们可能会推翻。

在后来神话里不再单单作为战败的提坦囚禁处,一些生前大恶之人也被囚禁于此如西绪福斯,伊克西翁等。

有时与冥国(ἄδηλος)混同,在俄耳甫斯密教的祷歌中,他又和哈得斯同化, 但在荷马史诗中它们被严格区分,冥国为死者魂魄的居住处,塔尔塔洛斯为战败的提坦囚禁处,由百臂巨人把守。

《伊利亚特》中宙斯就威胁过把违背他意愿的神丢进塔尔塔洛斯,让他(她)再也见不到圣山的神光。

塔尔塔洛斯即是人格化的神,他和盖亚生下了堤丰,又代表了宇宙的基本组成元素之一--深渊。
同时它也是地狱冥土的本体,塔尔塔罗斯是人死后灵魂的归所,用冥河与人间世界连通。

这样复仇女神平时居于此,责罚著犯下永恒罪孽的人或神。

⑹科库特斯河

又称为叹息之河。
因为其承载的是在地狱受苦之人的眼泪,所以上面经常发出恐怖的哀号。
因为这条河名字本身的意思就是“远方的哭声”。

⑺菲尤拉讷

借鉴的是现实中挪威的松恩-菲尤拉讷(挪威语:Sogn og Fjordane)
为挪威中西部的一个郡。
其首府为莱康厄尔。

在文中为伊索格达大陆上的极北之地的尽头,是传说中失落之城的遗址所在,也是索克萨尔的巫师塔所在。
被誉为是伊索格达大陆上的"生命禁地"。

离塞壬所辖管的海域十分之近。
因为气温极度严寒,所以少有生物能够靠近,附近最多的是一些耐寒种族和史前留下的亡灵。

而且,此地盛产一种奇特而凶残的植物,绞杀榕。
这种树在耐寒的同时,凭借其发达的根系守卫失落之城——它不仅能够很好地保存历经劫难的古老建筑,更可将任何想要打扰失落之城沉睡之生物予以禁锢和绞杀。

现在,它们所为之效忠的主人为索克萨尔。

(后文中索克萨尔会因某种原因耗费力量开辟在那里一片温室)






作者有话说:
西幻科普流水账继续
不是某起点废柴退婚逆袭流(笑)
想吃小甜饼吗?

ps:本文需要的释义名词大多涉及希腊神系和北欧神系→请不要将其与其他神系混淆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