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文野+正解】《皮囊》(5)

 @細川伽羅奢_今天也在想念Soave 点文
文野、正解的kado联动 nina具有√ /吐槽式大结局(?)
严肃向正文/太宰治中心/永生paro/ 殉情tag/ 偏意识流&科幻
小门:(1) (2) (3)(4)

5.永恒的谜语

"其名为真道幸路朗。"

 

"哦?在我之前你还坑过人?"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淡淡地瞥了太宰治一眼,似乎不满他的说法。

"我开……"

然而没等太宰治解释他就继续说了下去。

 "我曾去到过另一个宇宙,那里也有一个叫地球的星球,生存着一个名叫人类的种族,也有一个同样名为日本的国家……"

 

原来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来自一片人类未曾探索到的领域,那片领域与宇宙任何地方相邻且无处不在。

——其名为Novo,翻译过来即为异方。

所以我们可以简称他的种族为异方,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就是异方人。

 

与他随行的还有kado。

 

kado是这个宇宙与异方的界面体,穿过其内部便是本宇宙与异方的中间世界。

身为界面体的kado具有高度隔绝性,其本身具有穿越界面处理能力。

之前那个粉红色小立方体就是这个转换装置的总控。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本身也是通过此界面处理装置进行处理过后,才由异方来到此宇宙,得以显现出来,然后模仿人体构造自己的身体,从而能够作为个体独立行动。

 

虽然他在地球时形态高度拟人化,但其本体仍未可知,生命形态也是个谜。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通过kado降维才能在这些低维平行世界中穿梭行走的。

 

可是降维转化即便是异方人这种高维生物,也不能完全消除转换过程中的冲突摩擦。

也就是说转换中途具有一定风险——可是为什么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这个相对于人类来说更高维度的存在,要冒着这个风险来到低维世界中呢?

他说他是为了在这茫茫时空中不断追寻真理。

 

而他获得正解的途径——促进人类进化,推动这个世界发展。

 

作为高维生物比起掠夺与占有,他们更看重的是分享。

这种分享不只是物质上的,同时也是精神上的。

 

这里就要提到一个异方人的崭新概念——Unocle。

由于在这个宇宙中并不存在能够精确描述表达其意义的语言,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解释如果允许一定程度出入,有一个人类的词汇大概能表达其51%的意思,那就是"心"。也可以说是"共有"、"共鸣"。

严格来说,异方人衡量精神活动存在多个向量,其中之一便是Unocle。

 

 

再举个例子,假设这里有一堆多到吃不完的面包,而我们大部分人已吃饱,满足了所有代谢材料的需求仍富足有余。

此时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饥饿的人,试问我们应该将会怎样做?

 

我想大部分人应该会选择将自己手中多余的面包分给那个饥饿的人。

 

同样的在这里,异方文明科技进步远远超越人类,不是人类可同日而语的。

无论是物质还是能源,相对人类社会是极其富足有余的。

 

现在将比喻中的"我们"换成异方人,而"饥饿的人"则是人类。

现在异方人的其中之一,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想要藉此帮助人类发展。

随后他拿出了无限电源Wam,希望的就是人类在满足温饱的情况下,无需消耗更多地球上或多或少的不可再生或可再生资源,从而有更多空余去发展科技,促进文明进步。

 

可不知为何,在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人类曲解了他想要将人类转化成异方人的用途之意。

 

信息的不对等终究导致人类的误解。

 

之前提到过的转换损耗,徭沙罗花的重重阻碍,以及后面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在真道幸路朗看来的所谓"杀人"……

最后的结果就是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由类似救世主的角色被"堕落"到意图毁灭人类的反派角色,被真道幸路朗和徭沙罗花的女儿——一个比他更加高级的存在逐出了那个宇宙。

 

"所以…你就来到了这个宇宙?"

"被如此对待,不应该是心灰意冷看着人类自生自灭,也许就是在几亿年甚至就是几百年之后彻底灭绝吗?"

 

"以你的个性来说,不屑于粉饰太平也没有这个必要。"

"如果真的是你所陈述的客观事实……"

太宰治摇头不已,似是对此感到惋惜。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太宰治又用手支起了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么你来到这里,又赋予我永生……是为了什么呢?再度拯救人类?"

 

"不。"

"在那之后我对于帮助人类进化为我所探寻真理的道路这一点产生了怀疑。"

 

看到太宰治满脸的疑问,他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你们人类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也不知道人类是否是值得我帮助的对象。"

 

"因为对于生物来说列为第一优先度应是维持个体以及种族的生存。"

"我提供Wam也是建立于达成这个基础之上。"

"而我最终的目的,是要将人类全部通过kado转换到异方世界成为高维生物,从而使其获得永生不至于灭绝。"

 

"说起真正的永生,你现在身上的这种状态只是向高维生物转换过程中的不完全体。"

"用你们的话说与其是永生,不如说这是长生。"

 

"如果我不在你身边给你提供复制体重置状态服务,那么虽然你的容颜永驻,机体功能不至于衰败,但是在这种状态下受到外力影响也可以终结你的生命周期。"

"只不过徒有其表。"

 

"这个宇宙中的法则是弱肉强食,人类靠掠夺不断其他生物的生命来维持自身生命体征。"

 

"对应这种情况,人类如果获得的是不完全体的永生,则意味着个体对资源产生无限的负担,必然会引起企争夺资源而产生的恶性战争。"

"人口膨胀、社会阶层固化……"

 

"绝大多数人类会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是杞人忧天。"

 

"而之所以会产生这个误会是因为我们双方之间对于永生的定义不同。"

"在异方人看来,通过kado真正将人类转换成完全体之后是无需通过新陈代谢这种低级方式来完成物质与能量之间的转换,个体自体即可成为一个完美的内部循环。"

"这并不是意味着人类都将变成如绿色植物一样浑身绿色的进行光合作用,而是以你们目前的知识体系所不能的理解的高维生物生存方式在另一个宇宙继续存活下去。"

 

"于是我吸取了上一次经验教训,尝试只通过我自己与人类进行沟通交流,避免第三方翻译不当导致覆灭的再次发生。

 

"所以在遇见你之前的几百年里,我通过各种途径去了解,发现你们人类其实从诞生到现在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追求长寿甚至永生。"

 

"当然,为追求真理花费时间是值得的。几百年也不算什么。"

 

"我亲眼目睹各位于不同地域建立了不同王朝的国王们或多或少为了不断探寻追求永生做了一些荒谬无度的事。"

"即便是社会普通阶层也通过改善医疗条件等提升生活水平,向着永生的不完全体——长寿这一目标进发。"

"可见你们人类对于永生的执念的强大。"

 

"来到这个宇宙后的3005年,我将你列为了我第一个实验对象。"

"我想透过你看整个人类对于初步的永生的可接受程度。"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随后的时间里你反而露出与我所了解的人类应有的表现恰恰相反的行为。"

 

"你开始主动积极地追求自杀,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如今看来,可能是我疏忽了。没有一同将你的社会关系转化,是不是这样你才会感到想要追求死亡?"

 

"并不是。"

 

"为什么?"

 

"扎修尼纳,身为高维生物的你,是不会明白人类的感受的。"

 

"时间尽管没有侵袭我的肉体,然而时间早已像毒药一般侵蚀了我的灵魂,使它变得沧桑而衰老不堪。"

 

"死亡本就是通向新生的道路,在更换肉体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清除记忆。"

"孟婆汤,你应该听说过吧…哈哈。"

 

"人的身体里无法同时承受两个灵魂,哪怕很少见的人格分裂,都是从原有的同源个体分化成主、副人格。"

"这是人类的极限所在,也是这个种族的劣根性。"

"虽然人类由原来的极其短寿到现在的平均寿命,那也是经过时代不断变迁慢慢进化而来,若是一蹴而就指不定又会出什么劳什子了。"

 

"可是你们人类寿命的相对增长是处于你们这个物种寿命极限之内,仅仅是将外部条件改善而非生命本质起到变化,天灾人祸随时有可能导致文明倒退,种族灭亡。"

 

"难道你们不想追求更高级的生命形态吗?这点我不能理解,生物本能是趋利避害,为什么你们不选择转化成为异方人这条捷径,而选择去走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种族灭绝风险的弯路呢?"

"在我看来,即便kado的转换损耗哪怕达到99%以上,但是剩下的那一部分也真正的获得了永生。"

…………

这期间令太宰治瞠目结舌而感到不可思议的并非他的言论,而是明明全程应该是情绪波动非常大幅度的一段话,生生被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讲出来的好像是照念预先先写好的台词一样平淡无奇。

可是如果是人类发表演讲的话,再怎么样也要硬生生地将语调扳成抑扬顿挫吧……

「面瘫了……这是。」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脸上的表情配合他的肤色更是寡淡到没有颜色。

 

"等会……扎修尼纳,你愿不愿意听我给你打的一个比喻。"

 

"是和这个有关的吗。"

"是。"

 

"请讲。"

 

「还真是有礼貌呀……呆头呆脑的"外星人",这么多年了这点还是没变,也没看见入乡随俗,学习能力真的是够"差"啊」

 

"首先为了防止你那过于一丝不苟的严谨态度的反弹,声明一下这个例子并不严谨但是很形象。"

 

"嗯,你说。"

"假设比较高级生命形态的异方人,也就是你,与全体人类之间的关系,就像人类与猿猴之间的关系。" 

 

「瞧瞧他那表情,话说我还是第一回见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露出这种疑似困惑的表情」

的确,此刻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无意间表现出高度的人性化模样——他歪着头,眼中一片迷茫。

 

「不知为何…有股莫名其妙的爽感…哈哈」

 

"咳咳。" 

太宰治赶紧故作正经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脸上瞬间又堆满了他那标志性的狐狸脸笑,想借此掩盖他突如其来而莫名其妙的心虚。

见眼前的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仍是一副老样子,就继续说了起来。

 

"诚如你所说我们在维度上的不对等正如人类与猿猴在智力上的差距那样的大。"

"在你的族群里你是一个异类,就像大多数人类只会关心自己的同类,主体还是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

"而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动物联合保护协会的猿猴狂热爱好者,特意脱离人类社会,来到深山老林里观察猿猴们的生活,顺便给他们提供帮助,比如说食物和饮水方面等……在这过程中,你忍不住拿他们的种种和人类的进行比较。"

"站在你的角度上来看,你会觉得它们在某些方面十分低下,想要研发一种药物使他们蜕变成人类一般的存在。"

随即,太宰治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然而在你所说的探寻真理的这条路上,你只考虑到了你自己。"

 

"先不说原人类将怎样看待这批由猿猴转化而来的‘新人类’,你有没有完全照顾到这个种族所有猿猴的意愿。"

"如果他们早已适应了这种生存模式,就是愿意这样无忧无虑地生存玩耍过家家,头脑的简单导致他们不会有更多的烦恼……"

"你又能怎么办呢?可能他们并不领情。"

 

"当然这都是理论上的概念,而非行动上的。"

可能是觉得说得口干了吧,他拜托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要了一杯水,美其名曰润润嗓子。

 

一时间kado之内响起了咕嘟咕嘟的饮水声。

水喝完了太宰治随意将玻璃水杯向旁一扔,那玻璃水杯便在虚空中化为细微颗粒消散不见。

 

之后他又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要了把椅子,双腿交叉(二郎腿)随意地坐在上面,边再度做出来那那个经典动作:支下巴,边继续开始说话——

 

"我认为你身为异方人在这件事上的最大错误,在于你以你自身的意志去衡量人类行为,并为后面发生的事情深感困惑,但是却不愿将自身的意志硬性地贯彻到底。"

 

"虽然我知道这是你自己的坚持,但是相对人类来说你的确具有压倒性的力量,完全可以将全体人类强制转换……嘛,那样可能还有身为高维生物的优势发挥。"

 

"而如果你‘纡尊降贵’尝试以人类形态接近人类,用人类语言与人类沟通,甚至自身代入人类思维去解决认知这个世界。"

"尊不尊重都是只是你自身的想法,在人类看来可能并无两样,毕竟人类对于未知的存在,就像是从未见过人类的猿猴突然见到人类一样,恐惧有可能会掩盖所有理智。"

"我觉得相当没用……哈哈,别打我哈。"

 

猛然他的语调沉了下来:

"不说长期以往你是否会被这种思维方式所影响到,在行为处事上更加不像‘人类’而是倾向于‘猿猴’……最终很有可能被同类们以为你已经成为了一介弱智般的存在。"

 

说着说着,太宰治还模仿了下猩猩捶胸的动作,模样说不出的滑稽,但他很快就安静下来。

"单说种种交涉中途便有可能产生无数误会。"

"听了我的话之后,你还打算这样下去吗?"

 

"嘛嘛,之后的东西太过深奥了,我就不说了。我也只是站在我的角度上吐槽一下。"

"毕竟一条道没有走到黑,谁也不知道结果不是吗?"

 

太宰治嬉皮笑脸的模样吊儿郎当,甚至让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萌生了冲上前抹平他笑肌的想法。

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讲的的确也是正确的。

 

"原来如此。"

 

"那个…我帮助了你,给了你意见……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下?"

太宰治瞧着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像是默认了他的观点,没有直接否认也没有几番辩驳,一部沉静思考的样子——便大胆地打算进行下一步计划。

而一想到有成功的可能性,他就笑的狡诈如狐。

 

"那你可不可以选择某个良辰吉日将我赐死啊?"

他又笑着搓了搓手。

 

"反正你已经达到你的目的了,不是吗?"

 END




特典: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其实你刚才脑海里所想的我都知道哦。

太宰治:唉!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骗你的。

没想到我们的太宰先生也有被整蛊的一天呢。

(其实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真的听到了...笑)



作者有话说:

结束了//一直严重跑题不知道自己究竟写了些什么的系列
有想看番外的吗 估计没有 我也懒得写 
略。(吐舌头)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