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文野乙女‖太宰治】徒桜(9)-獠牙

第二部分开启/蛇精病作者埋线完毕开始挖雷  
往后更新链接重新给组/不重复1-8章超链接

这是一个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2k+)

春暖十里天。

有人曾言:春,曙为最。

天边鱼肚露白,曙光初现。
山顶细云腾升,紫气东来。
绘明京都远山,轮廓逶迤;勾清鸭川绿水,波光粼粼。

又言,一棹春风一叶舟。

煦风喜在浅空徘徊回旋,觉得乏了就横卧椿树下,觉得无趣就驻步藤花前。
可是终究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再三思索后便不时在町内随处托捧几声猫叫,袭上往来行人之身。

那方海老钟楼依然岿然伫立着,默默无言,眺人们嬉骂笑闹,望世间几般变化。

同样安宁的是茶楼,似被世遗忘,无险无争。

大多艺妓晚上活跃,所谓从业也就去为客佐酒布菜、弹唱献舞之类的,因此先斗町早晨大多是寂静无人——姑娘们都在睡懒觉呢。
除了正去往北边歌舞练场路上早起之勤女,偶尔路过井巷的柴犬,怕是只留终日不得安宁的黄莺们了。

却说茶楼院内——
庭草缀露,小径苔滑。
檐上却见樱花纷纷飘落,坐也无风花满楼。

而桜子却再度迎来了……眼前这位客人。
还能有谁呢,无非是太宰先生,只是相较前几天晚上多披了层件木兰色羽织而已。

虽然他也是近日来的常客了,可桜子从未想到太宰先生竟如此之早造访此处,当下措不及防。
她只穿了件里叶柳金嫩和式常服,发间别着些丸玉和一两钗式样朴素的平打簪,连妆也疏忽未上好。
乍一看装扮跟街上普通人家闺女并无二样,不过胜在小家碧玉,青葱可爱。

当下不由得抿唇腹诽,自己素颜朝天却让这个难得有些许好感的男人看到了……

「这可怎般是好」「会不会和那晚对比差异太大了」「太宰先生会怎么想」
她思虑越发繁多,搅成一团乱麻无从寻起。
眼看桜子和静的一天在开始就要步入鸡飞狗跳之中……

"桜姫。"

太宰治突如其来的一句打断了她所有的遐想。

"嗯?"

"今早的你很好。"

"哎?"
不知不觉,就连桜子自己都觉得脸烧了起来,化朝霞漫天,寻柽荆花绯。

"是吗……"她欣喜之余暗暗嘀咕着,声如蚊蚋微不可查。

犹是头脑简单的桜子,也不禁起疑心猜起话中真假。
她此刻就像是靠扯数花瓣妄想一定乾坤做出决定的孩童。
内心既隐隐期待事态真正朝自己所愿方向走去,可又有个小人不断在心里贬低自身,告己勿要妄想。

可话说回来为什么桜子她又会这样想呢?
无非关心则乱罢了,才会因别人无意间一言一行而扰乱了心神。
若是实是无意之举,那么即算是再多心的人也会有自知之明,终来知难而退。

可……若是有意的呢?

呶,这不就有一个。
狡狐般的太宰先生,不正布下陷阱迷阵等着她自投落网吗。

步步诱导,循序渐进。
拿这般心机去攻克一个女子——
哪怕是像桜子这样迟钝的女孩,终究还是没能脱出青春女子敏感多思的范畴,开始渐渐陷入名为温柔的泥淖之中。

每一个动作,每一刹眼神,每一抹微笑,每一声赞叹,每一句对话……就连每一处风景,每一寸步伐,每一次插曲皆可被完善利用。
这便是他的可怕之处。

这就要谈及一件事了,这件事在贵族圈子里流传甚广。
某年新年祭祀宴请诸位名贵,用餐后那段赏梅空闲,诸君皆私下里交换信息,顺道讨论些许话题,其中最火热的便是——京都几大名家当代家主中,谁才是那个操纵人心最厉害的人。

不论心知肚明的各家家主,还是各族深居简出平时难见一面的族老们,除了那些不明所以的外围族人,都令人出乎意料一致道非太宰家那位莫属。

他不仅是该家族有史以来最年轻之家主,就凭他并非长子且因继承一事,在本家几番迫害、追杀之下仍除尽对手、重登大宝,继位后黑、白两道通吃,其头脑与手段可见一斑。

所以别看京都一派繁华盛世景象,好像随便打个喷嚏都会打到皇亲国戚身上……但有些规矩是始终不能坏的。
其中就有暗地里那位的原因——他很重视秩序,出手雷厉风行不择手段,做了多少不能见光之事无人知晓。
只是不管程度如何,黑白两道都只缄口不言,竟无人敢提,再怎么样也默许了。

以至于不管是怎样风雅矜贵的名门望族,在招集族人、教育子女时都严正告诫:太宰家当代家主只要在世一日便不可轻举妄动。

大抵是将太宰治形容的像恶鬼罗刹一样,去掉太宰治名讳后的诫言反而不胫而走。
流传到民间后越传越神,翻新了几重又几重离奇版本,近来隐隐还有往神话方向走的趋势,言道是祸津神降世,还拿来讲止小儿夜啼。
无论知晓内情的人,还是太宰治本人听闻此般市井传言皆哭笑不得。

「不过城内偶尔几具曝尸或是几件无头案,的确是家主示意处理的就是了……」
负责善后处理痕迹的人有时便这样想到。

——照这样说来也没错。

所以即便是再怎么趾高气昂、在京都欺男霸女的恶少,也不得不认清背下了这张脸,在与其会面时立马敛起脾气性子,躬身让步。

想着与其当个玩命的弄潮儿,不如审时度势速速退去。
生怕太宰治吃人不吐骨头,到时尾指骨都不留一根。

…………
只是这一切,终是藏匿于某人的刻意安排之下了。
所以桜子直至现在对此事一无所知,蒙在鼓里,还以为太宰先生只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望族中人。

身为舞妓的她过的是练舞场、茶楼、住处三点一线的生活,深居简出不曾抛头露面,在外人看来是极为神秘而含蓄的。
但是,简单来说她就是一个养优处尊、不谙世事的貌美小姑娘,整天专心钻研歌舞才艺即可,也不曾想过柴米油盐酱醋茶,也算是出尘离俗,不食人间烟火罢。

「室内娇花,笼中莺鸟与天真的她,三者之间像极了,不是吗……」

也许冥冥之中一直有这么一双手,无形扭转了桜子原有的命运轨迹,而刻意将她培养塑造成了今日这般模样。

「由我亲自折断翅膀,钳掉羽毛,然后再为你保驾护航,那么以后即便你想要离开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我娇弱的小姐」

 

暖阳下的他笑得愈发灿烂。

「既然我想要的是白,那为何不要纯白呢?」

看着眼前天真浪漫的桜子,太宰治笑了。

从暗中渐露而出的,则是蓄势已久的獠牙。

 


「 只不过这一切你永远不会知道罢了」







特典:

——樱桃红了

太宰治不由想到

——可是什么时候能摘下来品尝呢

——再等等吧






作者有话说:

感觉比较冷清的原因 可能是别人都在写撩汉撩妹 而我在写老派的环境描写

对吧(笑)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