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文野乙女‖太宰治】徒桜(8)-所谓真假

x和风慢热 细腻日式感情 拒绝快餐
x小门:(0) (1) (2) (3) (4) (5) (6) (7)

请走这——注解地址

 这是一个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


等桜子再度反应过来回神之时,和室之内只余下她一人了。

"走了吗……"

和室隔扇还是悄无声息合上了,可见太宰先生走时还是贴心的为她着想着。

一片寂静中像有人微微嗤笑了一声,又好像没有。
是谁在笑,神明,鬼怪,还是自己?其实心知肚明。

最终她还是无力地垂下头颅。
那似濒死天鹅般低下的柔美纤细的脖颈,看上去徒手便可掐死,脆弱之余萦绕着异样美感。

「彩云易散琉璃脆」

垂帘散乱,零碎作响,后面垫衬着的是桜子那张泪痕未干、略显憔悴的脱妆面容。

「自那年父母双亡后相继与你失散,唯独剩下的这个我,怕是找不到你了」

"现在我还是去向妈妈请……"说完便准备起身前去致歉谢罪。

可还没来得及支起小腿——

忽的一股微凉触感就贴上了桜子的脸颊,触感细腻,尤缠绕着女子所着和服之熏香。
紧接着就听见从天边似的传来的一道声音,
"给你…小花猫。"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轻笑。


桜子睁大了双眼。

她回首抬望,眼前风景骤然飞逝变幻,最后视线落于太宰治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就此定格。

正因是在此时此刻的这个人,做出了这件事,才造就了桜子此生唯一的惊鸿一瞥。

她永世难忘。

"怎么了,呆呆愣着……嘛"
趁着说话空档他向前移步到桜子面前,随后缓缓蹲下降到合适高度,微弓起背作出调整。

一时间,他的视线和她的视线相齐,四目相对。

桜子有一瞬的屏息,犹便是心也因其停止跳动——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做。

"你这是在向我撒娇,请求我为你打扫战场吗……哈哈"
边说着说着惹人生气的无厘头话语,太宰治无视了她脸上的凌乱妆容,便为她轻柔地为擦拭着泪痕,像是名画家般描绘着眼前人的五官。

桜子只觉得他那双鸢色的眼,像是被天照赋予点洗过,能看到人的心里去。

"好了,麻烦你等会把此手绢还予一位名为美智子的艺妓。"
他停下手来,像是欣赏自作的艺术品一般细细打量。
可能是觉得可以了,太宰治便用茶道中折叠帛纱之法一丝不苟开始整理这方手帕,一举一动充斥贵族风范。

随后就交予桜子手中。

"话说回来,那也是位美人呢…"
他另一只手捏着下巴,好像是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喃喃自语道。

太宰治后面的话戛然而止,只因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
思虑片刻后对着桜子说道:"我更喜欢你这样,厚重的白粉不适合你。"
顺手为其凌乱发鬓捋好暴露在外的几根青丝。
说完便眯起他那狐狸眼,笑了起来。
嘴角扬起的弧度像小钩子无疑能紧紧勾住他人的心。

"需要我拉一把吗,桜姫。"

虽然口里是这样询问,太宰治却是在桜子未回应时就率先朝她伸出了手,隐隐有不容拒绝的意味在其中。、

此刻距离桜子身前不远处,太宰治张开的手掌停滞在空中。

他没有直接牵上她的手而是静静等待着,等待她作出选择。

 
「——那就是令人无处可逃的温柔的强硬」 
桜子脑海里蓦然闪现出一句话。 
 
"有时你所见的温柔并非软弱唷。" 
 
那时正是红蜻蜓于田垄间飞舞之际。 
母亲着一袭单薄露草色和服站立于凉彻如水的秋风之中,将家门那夏日挂上的蚊帐取下,女儿劝她快点进屋,母亲却笑着又将门口扫了一通。 
抬头歇息时,发丝飘飞刹那,嘴角清英一笑,很美。 
 
因为爱美的天性,因为是母亲—— 
所以,她也是桜子年幼时最倾慕之人。 
 
「不比父亲身影高大,肩膀宽厚,能够支撑起整个家,但母亲整天家务事繁琐忙里忙外,还要带我这样一个小女孩,真是辛苦啊」 
 
母亲在外折叠蚊帐后又进屋整理收纳,马不停蹄开始准备过冬用的取暖怀炉…可即便如此,她忙碌之余还是不忘同桜子讲话。 
 
怕是觉得女儿会孤独吧。 
 
母亲那个人大多数时候不是吟咏名家绯句,就是为逗女儿开心讲着不知从哪里看来听来的蹩脚笑话。 
有时她甚至突发奇想,停下手中的活,煞有介事地告诫桜子,讲些人生道理。 
"包裹于温柔表面下的既有可能是鸩毒,也有可能是繁花。" 
 
"毒蛇猛兽固然可怕,值得提防。" 
"但若真是寄予一片真心的话,即便手段强硬点,倒也不是不能让人接受。" 
说着说着,那双柔荑便抚上了父亲的衣物,目光柔和,好似他现在就站在她身前。 
 
"所以说,我的孩子…温柔本应是女人善用的武器,但若是哪朝男人反其道而行之,出其不意用来追求女人……" 
说完她停顿了一时。 
 
"哪怕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是演戏,还是假戏真做…" 
"…都会出其不意成为俘虏女人心的利器。" 
 
可当下只想着和同龄人或稍大点的出去弹海螺玩,便也没当做一回事,想着便是母亲的唠叨病又犯了。 
 
不过,现在她懂了。 
好像,还不算晚。 
 
"嗯。" 
说着她便搭上了太宰治的手。 
 
两手相触,紧握一起。 
 


就这样,那晚便是两人之间的首次会面亦或是久别重逢后的再次聚首。


而故事也将正式拉开帷幕。

 





作者有话说:

埋线到现在才记得说…桜子小姐姐并非玛丽苏2333
虽是平行世界,还是要对哒宰个性负责 
哒宰的孤独AT力场哪怕是幼驯染(伪)也无法破防的ww/可悲的织田与安吾同事组2人 

虽说是文野试水乙女文,但这份情感究竟是否为爱,或是怎样的爱在我的原设中还难说(笑)

是有原因的…期待下文吧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