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文野乙女‖太宰治】徒桜(6)-所谓袭香

x太宰治中心 乙女向
x和风慢热 细腻日式感情 拒绝快餐
x小门:(0) (1) (2) (3) (4) (5) (7) (8)

请走这——注解地址

 这是一个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


 

 "与其说是在闻榻榻米的香味,"

"不如说是,在感知…" 

话音未落,太宰治极快起身无声中变换好位置,向左移到可视其右侧身之地。

桜子只觉自身所在之处,霎那有团阴影铺天盖地倾袭而来,猝不及防地跟自己微蜷的小小影子融为一体……

她甚至来不及侧头识辨来人,耳畔就已传来太宰治细微的呼吸声,炽热鼻息喷洒在极为敏感的耳廓,痒意微弱而明确地流经四肢百骸。

这是桜子有生以来第一次与成年男性如此近距离接触,极致的紧张与兴奋造就了极致的感官。 
以至于每处细微声音都被捕捉,片段零零碎碎汇聚于脑海之中,如丝般经纬编织构成了一副画面: 

他稍重了些的呼吸声—— 
他的鼻翼在微微翕动,预想中比之平日更悠久绵长之气息也相继伴随而来。 
他眼睫不甚频繁眨动的窸窣声—— 
他专注到目不转睛的模样,连目光也沾染上了人体特有的温度。 
他吞咽唾沫的咯噔声—— 
他的喉结在上下滑动,从外看来却似雁过无痕,使人不禁好奇隐藏于层层绷带背后的,到底是怎般光景。 

太宰治面部表情仍是一片模糊混沌……应该…联想到似曾短暂闪过一抹奇异微笑。 

「几息之后,便能确认了吧」桜子如此想到。

"你呢……"太宰治声音随之袭来。

「感知…我?」 

如剥壳稻米倾泻流瀑的贝雕垂帘随桜子侧头一同相互击撞、散乱作响,似夜雨声烦,如密雪碎玉。 

声还未停,她就发现太宰治正好整以瑕地盘腿坐下,用左手支着下巴,微歪着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排却烛火照映,于逆光之中,太宰治的瞳眸却意外驻进了星子,让她回忆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于鸭川之畔,于岚山之麓天上片片点耀群星。 

「…」

太过闪耀以至迷了眼睛,桜子下意识忽略了什么。 

故未发现当她的侧首身影倒映在太宰治眼中之时,他的鸢色瞳眸也随之迎来夜幕降临,深沉暗融成一体,所图所想愈发扑朔迷离。 

未等她反应过来,他又早已恢复到平时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来迷惑人了。 
一切又掩埋于三尺落雪尽头,不复可见。 

"你身上的香味,很好闻。"

说完他又故作夸张猛吸鼻子,像是在品味她颈鬓间残存之幽香。 

"非京都先斗町附近任何一家茶屋、旅笼里我所嗅到过舞妓身上的脂粉味,而是一股幽香。" 

他喃喃自语,不一会儿就得出了答案。 
"所以,是你自己的体香吗?" 

桜子哑口无言,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如果肯定的话,会不会被认为太不谦虚了」 
「可是否定的话,撒了谎也拂了太宰先生的面子」 

「还有,他到底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啊」 
桜子的心间被可有可无之想法倏然塞满了,一时间纠结异常。 
不禁双眉微蹙,本就微蜷放在腿上的双手更握紧了几分,显然在为此事感到困扰。 

「动辄就害羞脸红容易纠结的性子,这一点还真是没变啊」 

太宰治心下了然,很是细致体贴帮其圆话。 
"我挺喜欢这样的,哈哈……平日出席之场合,男人正装上的熏香,女人的脂粉气,长期处于这般环境中难免被熏得头晕眼花。" 
"中国有句话讲得好‘物极必反’。" 
"香到极致便也与臭无异,比之清晨鱼市行商走夫摩肩擦踵之时空气中弥漫的汗味、鱼腥味不相上下了。" 

"更重要的是,我一闻到那种浓郁的香就会忍不住喷嚏连连……嘛,鼻子不好。" 
"其实我也是……" 

"嗯?" 

桜子连忙解释说:"一直以来我也对于气味之类的十分敏感,所以一到春天就会很困扰,即使身为舞妓也不喜很复杂的妆品。" 

"嗯,我知道的。" 

"哎?" 

「其实我还知道,小时候你宁愿‘毁容’也要看花赏樱,明知受不起花粉还跟头牛似的拉也拉不住,回来鼻子红了几天」 

"噗嗤。"他忍不住发出声轻笑。 

「那时我可没少嘲弄你的红鼻头……现今想来,真是有趣」 

太宰治陷入了回忆之中,又如数家珍地,把琐碎小事搬出重过一遍,眼神因怀忆过往而变得温柔安闲——随即醒悟。 

看着桜子满面疑惑,他开始不紧不慢地解释,瞧这模样竟是一点儿也不心虚。

"啊哈哈,方才思虑到好笑之事,一时没经过细思就搭了你的话,笑声也脱口而出了。" 
但他随即又话锋一转:"虽然有点无礼,但想必桜姫不会介怀的吧。" 

他笑得灿烂,双眼都眯成了缝。 
他心知肚明,没错,他在撒谎。 

他也对于眼前人有十成的把握。 

他几曾何时为这些细枝末节烦恼过?正主不过是另有其人罢了,而且就在眼前。 

"嗯…嗯!"

桜子轻轻点头,喜悦突如其来冲淡了拘谨,她一下便忘了笑不露齿之诫,露出整齐小巧的两行碎玉,看着竟是一点儿也不比脸上脂粉黄上几分。 
笑颜也因此更添了几分真实。 

桜子之所以如此高兴,是因在此事上能得理解,对她来说实是意外之喜。 

因个人之嫌,会不会让本应花枝招展的舞妓之态稍显寡淡无味,百花齐放中自己又是否能取得一席之地?她也曾为此忧心,近来春夜皆是辗转反侧,寝不安眠。 

此刻无意间得到肯定,整个人放松许多,终算是微微有底,轻吁口气。 

太宰治在旁看着,觉察到她的细微变化,就这样便也觉得满足了。

颇有股岁月静好之感。 

而太宰治也寻找到一个合适时机,打破了这时光沉淀般的宁静。"那么,我有一个任性的小要求……"

"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满足我呢?" 

"您请说。" 
"不需要用‘您’。" 

"哦……是,你,你请说。" 


"我想……能否请你为我,"

"膝枕一次呢?"


作者有话说:

昨天看战狼2去了//所以没有更新 此次比往常补了800+(鞠躬)//这么看来每天抽空现炒现卖确实有点压力了
茶楼part还有一至两篇篇幅可以收尾 过关斩将go(笑)
下一篇很重要说声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