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文野乙女‖太宰治】徒桜(5)-所谓霞照

x太宰治中心 乙女向
x和风慢热 细腻日式感情 拒绝快餐
x小门:(0) (1) (2) (3) (4) (6) (7) (8)

 

 

请走这——注解地址

 

版本升级为1.0.1 增添本文注解的超链接

这是一个发生在春天里的故事

问询突如其来打搅桜子了接近观赏似的端详,情急之下便一时忘了仪态,像是猫被踩到了尾巴。

她无措地抬头正好对上太宰治的戏谑眼神。 
他脸上神情分明像极了稻荷神社里的狐狸,狡黠而微微流露恶意调笑,但还是多了别的东西。 

若与太宰治相熟之人在此,定会惊觉此刻在他身上觉醒了另一种不为人知的模样。 
泛泛看去,可能与往日并无不同,但终究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变化发生了。 

许是笑纹在眼角愈深扎根了? 
或是双眉轻挑只待高枝挂果了? 
亦或者只是那一刻的眼神吧, 
毕竟眼神里流露出的情愫做不得假的。 

只是当时两人都未察觉罢了。 

"啊?"她失声轻呼。 

两人倘若岁月凝滞般呆愣着对视片刻,后她又觉得失礼,目光像翘足荷尖后的蜻蜓点水触之即分。 
……有什么微妙的东西于两人之间流淌着。 

桜子顿时羞愧难忍,垂下头忙着躲闪视线,却不知薄红已如漫天晚霞亲临,相继吻上了 
她的脸颊、细颈与耳朵……尤其是耳根没有脂粉掩盖,愈发彤红得昭然。 

「啊,真是容易脸红的体质」 
「很好逗弄似的」 

「要不要再吓吓她呢……?」 

为何太宰治笑眯眯的狐狸脸下实际总能想当然地潜藏如此之多恶趣味呢? 
如此评价大概与国木田的想法不谋而合吧。 

「不过桜姫的谈话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是被保护的太好了吗」 
想到这,他眯起了眼,笑意微敛。 
如此笨拙而不会察言观色之舞妓大抵很难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 

「不过…也好」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太宰治当下释然,又浑身散发着愉悦气息了。 
只是嘴角旁愈发深刻的笑意不可忽视。 

即便刚刚他一直私下回忆详思此事,表面上却是在开口提问转移话题: 

"我可以叫你桜姫吗?" 
"当、当然可以。" 

说完她脸上稍稍压下的红意又涌了出来,耳根倒还是一直高烧未退的模样。 
眼睛控制不住地盯着地铺的榻榻米,认真得似乎连它的花纹式样都可以反手画出。 

过了许久,才干巴巴的憋出一句话: 
"那是我的荣幸,太宰先生。" 

太宰治随之哈哈两声笑,总算是将对话尴尬收尾了。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你太紧张了。" 
"嗯。" 

"每个舞妓刚出道时都是这样吧…" 
"嗯。" 

"怎样你才能不紧张呢?" 
"嗯…" 

"你还紧张吗?" 
"嗯…嗯。" 

"那么,桜姫你就自己先冷静一下好了,哈哈" 
太宰治说完便安静下来,一直微笑着守候在旁耐下心看她。 

一室寂静。 

良久,和室里蓦然响起了声音。 
"太宰先生…刚才好像一直在看榻榻米,是很喜欢吗?" 
没等他来得及接话桜子就自顾自说了下去。 

"其实我也很喜欢榻榻米,是因它独特的香让我倍感放松……刚才我看太宰先生您好像是在嗅香,是…您也喜欢这种香味吗?" 

桜子又像是记起妈妈的教导,鼓起勇气先行了土下座之礼,随后挺胸收腹恢复正座,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 

"对于之前的无礼行为,我希望您能够原谅我。" 
"如果给您造成了困扰,我感到非常抱歉。" 

「喂喂,我好像没有那么凶神恶煞吧」 

太宰治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她倒是挺有剖腹谢罪时成仁玉碎之气势,我都没想过的事她都想全了」 

当两人视线对上时太宰治顿觉不妙。 
「这可不好办啊…这眼神会让我忍不住……呵」 

——会忍不住想要调戏这位小姐吧? 

作者有话说:

铺垫基本上完了 埋线还有点 加大点火力炖汤了
有什么想看的剧情片段可以在评论里说声
没怎么看过言情小说是硬伤 不知道你们想要的罗曼蒂克是什么(笑)

 

顺便问句,有人看我的文吗?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