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方翳蝉

【考据】正解するカド动画相关设定细节整理汇总(七)


我是叶方翳蝉,现以蜗牛速度看完第2集。
内容提要:kado内部/莫名塑体/真花互动/真莫or莫真互动/kado与复制/18点现身/所谓正解定义

以及为了让本系列更加严谨客观真实,特地请来常驻日翻外援moon桑 @moon_moth
于本次在第2集17:02处提供有关"高级薄脆饼干"的翻译及资料。
特在此感谢。

第2集——(下)

10:02
以真道幸路朗手指所触碰位置为中心向四周泛开蓝色波弧,经蓝色波弧扫过平面从而演化出有复杂几何图形小型界面,并带有类似流水声效。

10:04
真道幸路朗收回手,蓝色几何图形小型界面进一步扩大向周围辐射而去。
花森瞬被视野中突如其来的强烈闪光吓得后退。

10:05
飞机所处平面瞬间完成从漆黑到色同鎏金且可以时刻变幻,极其类似kado外围壁体的可视广角模样并伴随着蓝色闪电状光闪。

10:13
当变化蔓延到此空间平面尽头时,就是接触到面与面的界线时产生更大变化,由客机着陆所处这一平面向其他与其相接平面上蔓延开来。
变换过程色彩绚丽,极富视觉效果,并伴随特殊音效。
光弧最外层是蓝其次粉但最后平面呈现颜色为金色(光弧未波及时其他平面因微光照射呈现紫色,微光未至依旧漆黑)
镜头不断后切体现人乃至客机对比kado小部分内部空间的渺小。

10:20
花森瞬伸头出去四处张望这一梦幻景象。

10:25
真道幸路朗抬头看眼前空间以至于忘记关闭手电筒, 疑惑这到底是什么造物。

10:29
真道幸路朗发觉不对劲,将头抬得更高仰望空间高处。此时光弧仍在蔓延,空间顶部悬浮着一个神秘存在。
游离光丝不断自周围空间中生成,环绕包裹住中间紫色(?)光球并不断融入其中。

10:35
该光球内部空间变幻多彩并飘浮多色类雪花晶体形状未知物体,众多游离光丝集中到空间内部中心汇成一个人型胚胎。
其中类人体最开始形成的具体器官是心脏。
有心脏从形成到开始跳动的具体画面。
这一细节与结局其实有所呼应,可谓是埋下暗线。

10:40
真道幸路朗感到震撼,一直看着天空中的变化,认为这是超自然现象。

10:44
光球内类人体躯干部分已经完成,此刻其手背往上尚未完全成形,众多光丝仍不断融合并编织成实体。

10:45
其手背往上部分不断延伸演变出手指。其脚背往下部分不断延伸演变出脚趾。
整个类人体构成完毕。

10:53
花森瞬和其他机组人员目瞪口呆仰头痴望这一奇特现象。

10:57
真道幸路朗也处于过度震惊状态,面颊淌下汗水 ,心想这是人类所不知的科技。

11:01
光球外部特写。
镜头不断拉远,而光丝汇集过程接近尾声。
自两边汇集于光球的大量光丝宛如编织的光翼,内部躯体轮廓隐约展露,整体状态宛若处于充满羊水的子宫里的婴儿。

11:0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上半身裸体特写。
此刻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双臂交叉置于身前遮掩面容,展开手形优美。
还可看到部分头发、锁骨和胸膛。
随光球内部物质流动/能量波动,其头发宛若潜在水中随水流一样不断飘浮摆动。

11:08
真道幸路朗怀疑其是否就为货真价实的神明,咬紧牙关。

11:11
光丝汇聚过程正式结束。

11:1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足部特写。
观察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双足稍微动弹一下,证明其可以控制身体。

11:19
光球内部物质流动/能量波动陡然加快,预示异变将生。

11:23
以真道幸路朗个体斜后角视角切入,孕育有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类人躯体的光球从内部空间顶端缓缓降落。

11:24
异变突生,光球爆炸(?)光球内部物质/能量极速以光球所处空间方位为中心向四周空间成辐射状发散,在瞬间于人类视野中产生反色调效果。

11:25
真道幸路朗正经历爆炸产生的第一轮冲击波,双臂护住胸前保护自己,劲风吹拂紧闭双眼,然后睁开单眼观察现状。

11:27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脱离光球保护范围,将自己裸体暴露于空气之中。

11:39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以接近蹲姿即将降落双足接触地面之时,其双足附近空间以高频发生震颤并以此为点将蓝色光圈于地面上扩散,随后安然降落。

11:43
真道幸路朗在最近距离直面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面前这个形象极其类人的存在,表情严肃,眼神警惕。

11:4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逐渐直立背脊抬起头颅。真道幸路朗在此过程中目不转睛,紧张万分,强忍住未知带来的恐惧。

11:59
终于得以观瞻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全部容貌,此刻其双眼已开,但目光涣散无神。

12:02
真道幸路朗先是屏住呼吸后是对其具体形象表示意外瞪大眼睛。

12:0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正逐渐适应并学会掌控操作这具新造的类人躯体,观察其瞳孔细微变化。当瞳孔极度放大之时,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开始对真道幸路朗脑域进行入侵。

12:07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以直视对方双眼的方式发动入侵,进行精神连接,并非读取他脑中的信息,而是在传递自身信息给真道幸路朗。
因异方人为保证信息准确性会同时传递视觉、触感等信息。而对于人类来瞬间传输信息量过大以至于大脑无法承受产生强烈痛感,这点具体第3集会讲到。
中途使真道幸路朗产生多色重影幻觉。

12:09
画面定格在真道幸路朗表情恐慌的一瞬间。
以抽象画面示意物质层面脑部神经元等/精神层面潜意识以及记忆被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直接读取过程。

12:11
在此过程中真道幸路朗脑部受到极大冲击,瞳孔紧缩,表情狰狞痛苦异常,双手死死抱住脑袋以期缓解痛苦,仰天咆哮,声嘶力竭,凄厉异常。

12:14
真道幸路朗最终坚持不住仰面后脑勺着地,朝后面失力倒在滑梯上,手电筒散落一旁。
即便如此真道幸路朗依旧不断踹蹬双脚,抱头狂叫。

12:16
机组人员对于面前惨烈景象感到震惊讶异,不敢有所动作,空姐用捂住口避免失声尖叫。
在场所有人中最关心真道幸路朗的则是花森瞬,看到真道幸路朗现状如此惨烈,根本来不及思考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身体便作出反应前去解救真道幸路朗。

12:18
花森瞬一边口里说到我这就来,一边不顾危险以最快速度往下一跳,屁股坐地顺着滑梯表面磕磕绊绊直接滑下。

12:22
花森瞬顺势一把抱住真道幸路朗借由惯性两人向前翻滚下滑梯在地面不远处停止滚动。

12:24
花森瞬面色焦急跨跪在真道幸路朗身上大声呼唤以期唤回其意识并叫他振作点。

12:29
真道幸路朗惊疑这究竟是什么的同时,眼前不断晃动着花森瞬多色重影却无力改变一切。

12:32
花森瞬勇敢质问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对真道幸路朗做了什么。

12:4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瞳孔恢复正常大小,证明其已能完全掌控类人躯体以及扫描读取脑部信息完毕。随即对花森瞬的质问产生响应,取消了对真道幸路朗脑域入侵。
真道幸路朗恢复正常状态并放下抱紧头部的双手,试图直立坐起,仿佛之前一切痛苦都是幻象,不确定是否有后遗症。

12:47
花森瞬发现真道幸路朗恢复正常倍感惊喜并上前询问其状况,后见真道幸路朗要起身连忙后退让位。

12:53
真道幸路朗直立站立起来,花森瞬蹲在地面上看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随之也站立起来。

13:0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闭眼吸气。

13:0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睁大双眼、张开口到极限发出莫名高调声音,试图在读取记忆后进一步学习低维生物——人类的基本沟通方式,适应用声带发声,以空气为传播媒介传声,使用人类语言在未来与人类建立沟通。

13:07
真道幸路朗和花森瞬对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未知表现感到惊讶。

13:08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继续摸索其中规律,途中有张手等肢体语言出现,依旧无果。
其声音极具穿透力,响彻kado整个内部空间。

13:16
真道幸路朗在最初的惊讶中缓过神来,试图用自己思维推测其行为含义,认为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正在摸索人类交流手段。

13:28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见第一种发声方法不行就转变为另一种发声方法,声音更加雄浑宽厚。
其行为目的是为确定能与人类进行沟通交流的声音频率范围。

13:32
花森瞬抓住真道幸路朗的手,阻止其走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而真道幸路朗反握住花森瞬的手示意安慰他并无大碍且下定决心。

13:36
真道幸路朗离开花森瞬,勇敢走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这一未知存在。
不管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是否能理解,都将单手放置胸前想要诚恳介绍自己表达友好态度,试图与其开始交涉。

13:4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听闻真道幸路朗话语,停止对于人类交流方式的摸索并看向真道幸路朗。

13:43
真道幸路朗因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聆听,认为自己态度得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肯定,继续介绍自己名为真道幸路朗。

13:4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开始单纯模仿眼前人类的说话口型和发音,以相同声音重复一遍——我是真道幸路朗。

13:50
真道幸路朗得到这种回应,确认其的确是想与人类沟通交流的,便继续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询问其本身是何等存在。

13:55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模仿之前真道幸路朗介绍自己时人类常用的肢体语言单手指向自己胸口,并找到属于自己的声线,用之前与真道幸路朗介绍自己同样句式来介绍自己名为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莫名)

14:00
真道幸路朗低声重复了一遍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莫名)。

14:0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伸出双手指向真道幸路朗所处方位,真道幸路朗愣着不动,花森瞬被其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连步后退。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本质仍是非人,模仿初始漏洞百出,全程从未眨眼,以同种表情处理事物。

14:0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将手稍向下移动,指向真道幸路朗身上某处。真道幸路朗反应迅速,意识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想取得他身上某种物品。

14:07
真道幸路朗低头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个人终端设备(手机)并举起个人终端设备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示意询问。

14:1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朝虚空呼唤kado之名。
随即虚空中产生奇特现象。

14:13
花森瞬对未知奇特现象产生了正常人该有的行为反应——即感到害怕,真道幸路朗虽然同样震惊但仍强行镇定抬头仰望虚空中的奇特现象。

14:14
自虚空中不断产生众多多色类雪花晶体发光体,速度极快汇聚于一点,最终形成一个粉红色立方体——kado。

14:20
kado边散落光尘边自高空飞落到真道幸路朗身边替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取得个人终端设备(手机)。

14:27
kado首先接触并吞噬个人终端设备(手机)顶部,随后变形将其整体吞噬。真道幸路朗急忙松开个人终端设备(手机)并收回手。

14:31
kado体积相较之前正常体积变大,其内部光丝游走以某种未知方式解析个人终端设备(手机)中贮存储藏所有有关人类信息。

解析过程中kado内部出现Wifi、@等图标。

14:33
kado不断旋转绕圈飞跃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面前。

14:3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依旧表情木然,伸手并将悬浮的kado带到耳边获取解析结果。
在此过程中kado原地飞速旋转,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点头示意,两者十分默契进行信息交互。

14:4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信息接受完毕。
kado随之消失,剩下个人终端设备(手机)悬浮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手部上方空间,整体完好无损。

14:4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表情恢复正常,并口吐人言告知真道幸路朗及其他人类,他刚才已经从这部机器内获得最基本情报。
花森瞬对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如此迅速学习并使用人类语言的诡异手段持续震惊恐惧中。

14:57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承认其借此获得一般的交流方法,并询问真道幸路朗现在是否能听懂他的讲话。

15:05
真道幸路朗给予其肯定答案。

15:09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向真道幸路朗请求,寻求其帮助。

15:28
——25小时前
真道幸路朗在答应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请求之前要求其倾听己方请求。

15:32
客机乘客无论男女老少都极力想要透过舷窗观察亚哈库依·扎修尼纳。

15:3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以类似印度瑜伽/湿婆天(1)坐姿坐在变形的kado之上双眼平视前方,并允许真道幸路朗说出条件。
此刻到达地面人类有真道幸路朗、花森瞬、飞高幸雄、篠原秀彦共四人。

(1).湿婆天:又名湿婆(Shiva),印度教三大神之一,毁灭之神。
前身是印度河文明时代的生殖之神“兽主”和吠陀风暴之神鲁陀罗。
兼具生殖与毁灭、创造与破坏双重性格,呈现各种奇谲怪诞的不同相貌。林伽是湿婆的最基本象征。

(而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以这种坐姿出现在众人面前,联合湿婆的身份和性格,不免让人怀疑思考是否有深意蕴含其中,又是否有对于本作的暗示。)

15:35
真道幸路朗先是使用类似于命令。
——"首先,把所有乘客…"
这种比较强硬的外交口吻对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提出请求,随后考虑现实情况转变态度改口。
——"我希望你把这个空间内所有人类都放出去"

15:42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默认其态度转变,承应但说明需要一定时间。

15:45
真道幸路朗追问需要多少时间。

15:4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停顿回答111100。

15:49
真道幸路朗和飞高幸雄皆因其特殊表达二进制而愣住。
真道幸路朗道声抱歉打断其发言,并请求其使用人类熟知常用的秒或分钟为时间单位,怕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不理解,在原本基础上追加说明60进制。

15:5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从善如流,瞬间换算时间单位为2483136秒=689.76小时。

16:04
站在真道幸路朗身后的花森瞬抹掉0.76小时的零头替真道幸路朗换算成29天。

16:08
真道幸路朗摇头拒绝,理由是时间过长影响到乘客生存,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说明必须让乘客维持生命活动。

16:1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单手抚上胸口回答真道幸路朗,他知道如何维持人类生命活动,而且可以提供食物作为代谢材料。

16:22
真道幸路朗和花森瞬相继提出疑问。

16:25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侧面特写。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接受真道幸路朗代表人类发出的请求。

16:27
四人精神皆为之一振,最优先事项即生存得到保障。

16:31
真道幸路朗微笑着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发出提议,为更好融入人类社会建议其将衣服穿上。

16:35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采纳建议,其周围空间瞬间出现之前有过的发光体和光丝,并围绕其旋转,产生风带起他的头发。

16:36
花森瞬再度被奇特现象所惊到,抓住真道幸路朗的手臂躲在其身后。

16:39
发光体和光丝逐渐汇聚建模构成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身上一套紫黑色亚光紧身衣和脚上一双特殊绑带结构凉鞋,此刻其外观与审美同人类极其接近。

16:42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从kado变形而成的座位上下来直立站立,kado随之围绕其旋转。
镜头由双足向上移动直到头部停止,展现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穿上人类服饰效果。

16:46
花森瞬看到神奇一幕,不禁从真道幸路朗身后向前移动一点,张大口毫不掩饰表现出自己的惊讶与感叹。真道幸路朗起初神色如常,后见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听从其建议穿上人类服饰而展露笑容。

16:49
视线转到飞机内部机舱。

此时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手上有个一个新鲜羊角面包。
kado吞噬羊角面包本体解析其结构,最后复制与增殖。变形kado飞往篮筐上方,开始不断制造羊角面包直到足量够乘客食用。
真道幸路朗和花森瞬后面旁观这一过程。

16:56
真道幸路朗对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未知科技手段微感惊讶,花森瞬不断眨眼以缓释心中极度震撼。
此处产生对比体现出两人性格差距极大。

16:58
溢满篮内篮外的新鲜羊角面包(2)特写。

所有羊角面包造型同原来那个羊角面包一模一样。说明kado复制功能产物单就面包来说可以省略原材料及加工过程直接得到成品。

推测假设对于其他物品来说,可能只要提供样本给kado进行扫描复制就可以完美复制其结构与特性。

放远来看kado更可以复制生命,在复制同时很有可能可以同期复制其记忆。
从而达到类似游戏存档效果,只要提前存档即可无限重来。
至于删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羊角面包(Croissant)
羊角面包和牛角面包属于同一种类面包,港台称其为可颂。传说羊角面包起源于奥地利维也纳的一家糕点店,用来纪念奥斯曼帝国在中欧和东南欧地区的的撤军。
羊角面包只能用纯手工制作且对烘烤火候需要有十分精妙把握才能好吃。
现今羊角面包是法国人的一种传统早点。

17:02
——23小时前。

乘客领到的飞机餐特写。
餐盘里有羊角面包×2,一杯放着西兰花和不知名东西的茶碗蒸(?),一盒内放意大利香芹/罗勒碎通心粉、胡萝卜、芦笋和肉排的套餐和一盒高级薄脆饼干(多为咸味,常与干酪一起食用)

17:05
空姐为客机乘客发放飞机餐,除固定飞机餐外,餐车里还有饮料。
一妇女正在为小孩阅读儿童读物里的故事。

17:09
两位乘客心满意足享用飞机餐,解除饥饿状态心情舒畅。

17:1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在机长室里对其余四人说明自己将接受他们问题的询问,并向他们提供情报,并开始介绍来意。
——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莫名)和界面体kado及其源流Novo。

17:27
真道幸路朗对于界面体这一定义提出疑问。

17:3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嘴型在说出Novo那刻定格。镜头分别掠过真道幸路朗和花森瞬,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飞高幸雄和篠原秀彦。

17:45
特写镜头略过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双眼,紧接着是真道幸路朗的单眼。

17:58
——10小时前。
真道幸路朗会精聚神仰望宛若流金般壮美的kado内部空间高处,似痴迷似感叹似思考。

18:0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呼唤真道幸路朗,
真道幸路朗转头并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开玩笑,说他吓到自己。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一本正经解释这本为误会,他无意恐吓于。由此可见他并不熟悉人类社交相处细节并极力表达自身友好态度。

18:13
真道幸路朗在其严肃模样逗乐,随即耸肩展露微笑说自己明白其用意,并专注望着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双眼。

18:1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走上前来与真道幸路朗并肩,并称这没有问题。

18:20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和真道幸路朗两人背影特写。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直接向真道幸路朗交代10小时后他将会从kado出去,并将已经对kado内部人类已讲过事情对外界再讲一遍,与全人类进行交流,而他正为此而来。

18:32
真道幸路朗跟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聊天。
真道幸路朗认为要29天后才能出kado去到外界,因不能去目睹10小时后因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而将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世界而感到遗憾。

18:42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回复真道幸路朗可以,表达自己想要与其一同前往外界的意愿。

18:50
真道幸路朗发出哦呀的惊呼声并提出疑问。

18:5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转身看向飞机,解释说
现在kado为将内部人类变换到外部世界做处理,其具体处理速度与被处理对象质量有关,而29天是处理完所有乘客所需天数。

19:10
单处理真道幸路朗仅需2.74小时即可完成。

19:14
真道幸路朗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抱怨应该早点告诉自己处理规则,而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并拢双腿,单手放至胸口,态度端正,极其诚恳向真道幸路朗道歉。
可见起还是十分尊重人类意愿的。

19:2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告诉真道幸路朗他要推进这个世界发展并为此需要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进行交流。

19:35
真道幸路朗以其交涉官的职业特色,可作为异方与人类之间的沟通要素进一步加快进展。

19:38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第二次向真道幸路朗发出请求,请求真道幸路朗帮助。

19:47
真道幸路朗垂下眼睛看向别处,沉气思考,转身离开走向客机所在方向,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拉开距离。
随即在不远处停下脚步,给人一种悬念。

19:53
真道幸路朗对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说他明白其与人类之间有巨大隔阂,随即背过身来插腰发话——而斩断这种隔阂正是他的工作。
真道幸路朗浑身上下洋溢自信风采。

这就是前文提及的真道幸路朗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具有挑战性的大事件。

20:05
真道幸路朗发誓要陪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干一场完成其所谓“推进这个世界”愿望。

20:11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誓要消除分歧,并正式下达通知将于10小时2分5秒后正式开始干涉外界人类社会。

20:16
真道幸路朗向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走进。

20:20
真道幸路朗朝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伸出一只手,想要完成握手这一动作。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不明所以仍缓缓抬起一只手。

20:22
真道幸路朗主动紧握住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手。

20:24
两人紧握双手的特写。
突出肤色差异和动作对比。随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明白也主动握上真道幸路朗的手。

20:26
真道幸路朗直视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双眸,对其发出“叫我真道”的提议。

20:27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询问其原因,真道幸路朗解释在人类社会称呼变化往往意味这着两者之间关系亲疏发生改变,而真道幸路朗想证明他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更加亲密了。

20:34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此刻明白其行为含义,当下从善如流唤其真道之名。

20:40
真道幸路朗放开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的手,并进一步建议亚哈库依·扎修尼纳更换身上装扮——因紫黑色哑光紧身服过于贴身。

20:48
倒叙模式结束,时间回到现在。
视线转到外界人类眼中沐浴黄昏的kado。

20:51
所有媒体记者都被拦在警戒线外,有警察专门看守。言野匠总监在期待中低头看表,显示时间已为18点整。

20:56
记录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匆匆的步伐,其于kado内部空间某处沿直线行走,前方实体空间不断塌陷退让,道路开辟相继形成。

21:01
一妇女正在为小孩朗读一本名为“国王与狗”童话故事书里的故事。
"国王看到这一幕后,走到院子里,跟狗说起了话。"(妇女提供配音)

21:03
童话故事书内插图的特写。
左边书页画有月亮、星星与狗,右边书页则画着在庭院里拿着权杖的国王和狗对视说话的场景。

(这一故事暗喻着国王与狗也许就是异方与人类之间关系最真实写照)

21:07
通过高空俯拍得知此刻日本政府于羽田国际机场高度戒严。直升机高空巡逻,汽车陆续驶入,地上人类如同蚂蚁一样渺小。

21:09
徭沙罗花、笹川直己和其他两名特派人员已来到羽田国际机场kado所在位置面前。

21:11
kado部分产生变形,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和真道幸路朗从kado内部走出。

21:22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再向下俯视地面上的人类并发话。
——"人类啊"

21:26
媒体记者端着长枪大炮,擦拳磨掌,激动万分,顿时引起躁动。言野匠总监手拿话筒,感叹终于来了。

21:2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陈述他知道人类对于其身份好奇并急于判断其立场。

21:29
位于一群安保人员之中的浅野修平也一动不动注视外面现状表示关注。
其关注既是于公对于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也是于私对于真道幸路朗。

21:31
夏目律和中年男子在危机处理中心办公室内通过屏幕收看直播。

21:36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认为任何事情没有百分之百。

21:37
坦克以及军队士兵随时待命的特写。

21:40
阿方笃彦和大田的特写。

21:4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留给全世界人类一个难题:人类必须不断思考,其存在对于人类来说究竟是敌是友。

21:49
危机处理中心办公室内羽深清鹰与犬束构造的特写。

21:52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对于何为正解作出定义,随即闭上双眼。
身后kado作为背景仍在不断变化。

22:03
亚哈库依·扎修尼纳于夕阳之下睁开双眼绮丽异常,说出他对于所谓正解的完整定义。
——“因为只有不断思考才是世界上唯一的正确答案”

作者有话讲:

感觉麻豆老师本职作为推理小说家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细节以及线索上作为脚本来说已经十分不错
但大局观还待加强

官方明显不科学擦边球行为建议基本可以忽视(笑)





































评论(13)

热度(7)